Skip to main content
头部广告图片
  主页 > 酒业资讯

竞速28年,这一次它要超越泸州老窖?

2022-05-13 浏览:

2022年初,伴随着汾酒、泸州老窖高层的“新老交替”,这两大名酒同时开启了新一轮征程。

汾酒在2021年表现了极高的发展增速,2022年是否能够延续这种增速成为业界的一大看点。此外,其与泸州老窖长达28年的A股业绩竞速,也同样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所在。

泸州老窖依然力压汾酒?

今年1月,山西汾酒发布2021年业绩预增公告:预计2021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52.34亿元~55.42亿元,同比增长70%~80%。预计2021年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增幅也在上述范围内。

对比一下2020年的业绩,当年度汾酒实现营业收入139.9亿元,同比增长17.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79亿元,同比增长56.39%;以此推断,汾酒2021年度营收同比增长40%以上,就可达到200亿元。

同样,泸州老窖在今年3月11日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快报,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203.84亿元,首次突破200亿元,同比增长22.40%;实现净利润78.49亿元,同比增长30.7%。

从目前已经披露的预报来看,泸州老窖的净利润是力压山西汾酒的,营收方面则不确定。这意味着,此前业界部分人士关于2021年山西汾酒全面超越泸州老窖的论断或将落空。

实际上,在此前2021年前三季度,汾酒已经超越泸州老窖,这无疑让诸人坚定了汾酒的成长性。当时三季报显示,山西汾酒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72.57亿元,同比增长66.2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8.79亿元,同比增长95.13%;泸州老窖前三季度则实现营业收入141.1亿元,同比增长21.65%,实现净利润62.76亿元,同比增长30.32%。

第四季度走完,现实状况是泸州老窖在当年度的最后阶段依然在净利上稳压汾酒一头。

事实上,2017年汾酒与山西省国资委签订三年任期经营目标责任书,成为山西国企改革“先锋”,到三年改革完成后,即开始呈现高速发展态势。2020年,汾酒无论是营收增速还是净利增速,均大幅超越泸州老窖(2019年汾酒营收增速高于泸州老窖,净利增速低于泸州老窖)。

2021年在“酱香热”达到顶峰之际,清香热也有崛起迹象,这让诸多业界人士纷纷看好汾酒,认为其有望在短期内超越泸州老窖。

以2021年业绩预报来看,即便汾酒的体量依然低于泸州老窖,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也远非多年前可比,至少已经是一种无限接近的状态。这也意味着,两个竞速多年的名酒之间,在2022年度势必会把这种“痴缠”进行下去。

“黄金十年”的落后者

两大名酒之间的竞速,已经持续了28年之久。

山西杏花村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于1994年1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号称“中国白酒第一股”“山西第一股”。

当年3月,泸州老窖酒厂独家发起并改组成立股份制企业,成为四川省酿酒行业中第一家股份制企业。同年5月9日,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正式挂牌上市。

这两个同样在1952年入列“四大名酒”的老品牌,也同样在1994年上市,从此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竞速。

汾酒在20世纪80、90年代很长时期内都堪称行业第一,被誉为“汾老大”。上市第一年,汾酒即取得营收4.66亿元的成绩,奈何即便成功上市,汾酒在初期的业绩一直不断波动,第二年(1995年)其营收业绩便跌到3.28亿元,降幅为29.6%。

泸州老窖在1994年的营收业绩为3.17亿元,与汾酒相差不大,两者基本处在同一水平。

另一名酒五粮液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发力,一度跃居老大位置。1998年,山西朔州爆发特大假酒案,案件轰动全国,也沉重打击了包括汾酒在内的山西白酒产业。

在此之前,汾酒在与泸州老窖的竞争中已经开始处在下风——后者在1997年营收超10亿元,而同一年汾酒的营收仅为4.51亿元,直到2005年,汾酒营收才达到10.72亿元,同年泸州老窖的营收已经达到14.57亿元。

2010年,泸州老窖营收突破50亿元大关(53.71亿元),汾酒在2012年才突破50亿元关口(64.79亿元),而在2012年,泸州老窖已经增长到115.6亿元。

从2010~2012年,短短两年间,泸州老窖的营收额翻了一倍以上。汾酒同期的营收同样翻倍,但是与泸州老窖的差距愈发拉大。

也就是说,在上一轮酒业增长期(2012年前),泸州老窖凭借着先期打造的高端产品“国窖1573”,在成功占据高端消费市场的同时实现了体量的快速增长,汾酒虽然也同样实现了增长,但其增幅明显不及泸州老窖。

2000年左右推出的“国窖1573”成功与“普五”肩并肩,成为泸州老窖上一轮增长的核心所在。汾酒在上市之初的波动以及“黄金十年”里未能打造高端产品的不足,让其无奈屈居其后。

全国化与高端化决定未来座次?

两家企业的竞速已经扩张到了其他层面——今年2月底,泸州老窖发布《关于限制性股票授予登记完成的公告》,决定向符合条件的441名对象授予692.86万股限制性股票。这表示其将要施行股权激励计划,而其上一轮相关计划是在2010年推出的。

在面临汾酒追赶的同时,泸州老窖也有着自己的计划,那就是超越洋河,重归前三。

营收规模已经较为接近接近的情况下,品牌的全国化程度与盈利能力或将成为决定座次的关键。

以2020年财报来看,汾酒的营收体量,已经相当于泸州老窖的80%以上,但是其净利体量,则只有泸州老窖的50%左右,很显然,汾酒的盈利能力不及泸州老窖。

根据分项来看,泸州老窖当年度中高档酒类(含税销售价格≥150元/瓶)营收占比达到85.49%,其中国窖1573势必为主力。汾酒方面,中高档产品的营收未知。

以成本来看,2020年度泸州老窖销售费用30.90亿元,山西汾酒当年度销售费用则为22.76亿元。考虑两者的营收差距,以此来看两大名酒销售费用占总营收的比例大体相当。

全国化层面,当年度汾酒省外市场营收78.52亿元,省内市场59.96亿元。省外大于省内,证明近年来汾酒的全国化卓有成效。

“泸州老窖在上一轮黄金十年中,就已经实现了全国化。”有业界专家认为,汾酒则是在此轮3年改革的过程中加速全国化,进度落后于泸州老窖。

业界认为,国窖1573培育时间较久,消费面较广,这成为泸州老窖的极大优势。汾酒方面,玻汾风靡全国,但是青花系列中,千元档的青花30复兴版推出较晚,目前其体量尚不足以与国窖相比较,这导致了山西汾酒的盈利能力明显不足。

不过,汾酒速度在今年开年得到了延续。月度快报显示,2022年1-2月,汾酒预计实现营业总收入74亿元以上,同比增长35%以上;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27亿元以上,同比增速超过50%。

这意味着,下半年两者的竞速或将更为激烈。但另一方面,在诸如国民经济指标降速企稳、房地产业债务逾期不断的经济大环境下,2022年名酒增速能否延续2021年的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