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头部广告图片
  主页 > 酒业资讯

2022,酱酒二次发力还是陷入沉寂?

2022-05-13 浏览: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来了。对于酒类行业来说,春天是一年的希望,酱酒也在抢抓春天发展的机遇。

2月25日,总投资41.1亿元的贵州茅台“十四五”酱香酒习水同民一期建设项目启动暨习水县2022年第一季度重大工程项目集中启动仪式在习水县同民镇红旗村举行,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丁雄军宣布项目启动。

“没有好品质,就没有酱酒未来的发言权。”白酒经销商庞新伟告诉《华夏酒报》记者,今年他想寻找品质更好、更稳定的酱酒,从渠道到圈层,消费者对酱酒认知的提升加速了酱酒的洗牌,以次充好的时代过去了,忽悠行不通了。

在业界人士看来,酱酒在茅台的引领下,经过不断发展,形成了百花齐放的发展格局,酱酒消费半径逐渐扩大,消费人群呈几何式增长,赤水河茅台镇核心产区产量局限的魔咒已被打破。持续疯长之后,品质为王的酱酒时代的大门已经开启,没有好的品质,在酱酒今后的发展中肯定会被淘汰出局。

从“1”到“N”的量变

在酱酒领域,几十年来就呈现着一家独大、独木难成林的尴尬发展局面。酱酒发展由竞争转向竞合,是贵州、四川酱酒产区政府、行业、企业共同努力的结果。在茅台大哥的引领下,习酒、郎酒、国台、金沙、钓鱼台、珍酒、董酒等酱酒企业相继突破百亿、数十亿的发展态势,酱酒百花齐放的格局已经形成。

随着酱酒消费氛围的增强,北方酱酒企业加速裂变。北方酱酒代表品牌华都酒业2021年已完成初步全国化布局及酱酒热销区域市场导入工作,华都贵州习水生产基地投产;山东云门酱酒、黑龙江北大仓、河南、湖南常德等地的酱酒企业相继布局酱酒市场,从部分北方酱酒企业增收的数据不难看出,酱酒成为增长较快的产品,2022年,摆在酱酒企业面前的道路会越走越宽阔。

在全国白酒产量持续减少之下,整个酱酒产业几乎都在扩产,酱酒前景持续向好。贵州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省白酒产量34.81万千升,比上年增长30.5%。

茅台镇核心产区之外,习水产区的优势更加凸显。习水县政府公开资料显示,白酒产业已经成为习水的首位产业。习水政府提出,“ 十四五 ”期末,全县将实现白酒产能25万千升,力争达到30万千升,白酒销售收入达300亿元,税收100亿元,实现产量、产值、增加值、利税的“四个翻番”。

在酱酒未来的发展中,习水产区的区位优势更加明显。如今,习酒、安酒、步长集团等企业先后扎根习水。《华夏酒报》记者获悉,今年习水县计划实施项目195个,总投资1008亿元,第一季度集中开工项目63个,总投资717亿元。

遵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习水县委书记常文松表示,习水将深入实施“酒旅并举·富民强县”发展战略,始终突出白酒主导产业,实现政企双方发展共赢、成果共享的酱酒核心产区。

从茅台到众多酱酒企业和品牌的不断增长,产区数量上也在发生着变化。从茅台镇7.5平方公里核心产区到15平方公里核心产区,再到赤水河流域酱酒带,产区也从一个发展到习水、赤水、古蔺、金沙等多个。贵州酱酒产区和四川酱酒产区量变的同时,北方酱酒的快速崛起和北方酱香的精准表达给酱酒全国化进程加上了助推器。山东、河南、东北、京津、湖南等酱酒产区的发展证明了酱酒区域品牌的快速生长。

在业界看来,产区优势成为酱酒下半场竞争的杀手锏,在品质不断提升的当下,酱酒发展会更理性,经过去年的兼并重组以及整合整改,酱酒企业正发生着从数量到质量的转变,在规模不断提升的同时,品牌更聚焦,发展会更稳健。

深度染酱,资本浪潮再起

从沾酱到深度染酱不仅仅是一个质的变化,更是对酱酒未来产业持续向好的新认知。沾酱必涨不只是企业的魅力,更是酱酒的价值体现。从去年6月上市公司“金针菇大王”众兴菌业发布公告称拟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众兴菌业股价一度暴涨122.45%。吉宏股份发布拟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的股权后,股价也是一路高涨。但这两家企业在染酱之后,相继撤出茅台镇,给资本关注酱酒泼了一瓢冷水。

但是,同是上市企业的海南椰岛在与糊涂酒业成立合资公司贵州椰岛糊涂酒业的举措让海南椰岛名利双收,股市一路飘红的同时,在酱酒核心产区站稳了脚跟。山东鲁花推出茅台镇核心产区酱酒产品更加证明酱酒的魅力不减。

资本对酱酒的爱恋正在进一步发酵,关注的热度正在加速。对于酱酒的痴迷并不只是茅台镇,在产区优势明显的习水县,一场新的竞争号角已经吹响。

2月16日,习水县与史丹利集团的1万吨酱香酒技改项目已正式签约。习水县经济领域人士透露,早在去年9月,史丹利就成立了一家酒业公司,即贵州中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在贵州省公示的《2022年贵州省重大工程和重点项目名单》中,也能看到习水县山东史丹利1万吨酱香型白酒技改并购扩能项目。

习水县与史丹利集团的1万吨酱香酒技改项目正式签约的第二天,史丹利盘中涨幅达5%,截至10点14分,报6.23元,成交1.28亿元,换手率2.64%。2月25日,记者看到,史丹利股市还呈现上涨态势。染酱必涨的魅力为史丹利白酒项目扎根习水留下巨大的发展空间。

在赤水河左岸的四川古蔺,酱酒产业正在加速追赶右岸。以二郎镇、太平镇为主的泸州产区,便是四川酱酒发展较好的核心产区。2020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启用,对于百亿酱香企业来说至关重要。郎酒作为川派酱酒的领军品牌,吴家沟全面投产后将新增制曲产能6万吨,新增酱酒产能2万吨,郎酒酱酒产能将提升到5万吨。

与此同时,早在2018年,川酒集团就开始布局酱酒产业,组建川酒集团酱酒公司,着力打造核心品牌赤渡酱酒。目前,川酱公司建有二郎和永乐两个生产基地,年产坤沙酱酒10000吨以上,储能近50000吨。同时,仙潭酒厂被行业誉为“隐形的酱酒大王”,年制曲规模3.5吨,酱酒年产量达到2万吨,储存规模达8万余吨,生产规模位居酱酒前列。左岸酱酒同样是风生水起。

房产行业资本青睐酱酒,让赤水河左岸迎来更多关注。日前,四川遂宁正黄集团招聘数个酱酒岗位。早在2021年11月30日,古蔺县七里香酒业公司更名为古蔺县德顺坊酒业公司,同时注册资本由50万元增加到550万元,公司股东由陈德刚、郑光梅变更为四川德顺坊酒业公司。四川德顺坊酒业公司实控人为正黄集团实控人黄良。

新的资本浪潮来袭,对酱酒来说,可能是好事。行业人士认为,随着酱酒发展深入化和规模化的不断提升,资本染酱会更加精准。蹭酱酒流量的资本会越来越少,长期主义的资本会越来越多,酱酒发展将实现良性发展趋势。

理性消费,价格回归趋势明显

经历了去年过山车式的发展,一部分酱酒企业或品牌沉入游泳池底,冲到最后的则取得了逆势增长的佳绩。从疯狂到冷静是消费者对酱酒认知提升的结果,与产量和竞争关系不大。

酱酒遇冷并不是所有品牌遇冷,只是小众品牌和“蹭流量”的品牌遇冷,酱酒正由“品类”热向“品牌”热转变。在茅台的带领下,2021年,习酒营收130亿元,国台营收突破百亿,金沙酒业营收60.66亿元,郎酒营收突破百亿也不是问题。除此之外,钓鱼台、珍酒、金酱、金沙古、国威、君丰、黔酒等酱酒头部品牌的业绩同样喜人。从今年习酒目标177亿、国台剑指115亿、金沙酒业力争突破80亿来看,酱酒火热还将持续。但是,酱酒产业和品牌“强分化”会更凸显,酱酒内卷会更严重,“弱肉强食”的时代已来。

在白酒行业营销专家赵俊德看来,未来酱酒的扩容速度会变慢,酱香品牌也呈集中化趋势,竞争格局相对稳定,新品牌进入的门槛变得更高,全国化的消费趋势呈现缓慢增长,头部品牌全国化加速,中等品牌的精细化运作和组织推进将是后期增长的机会。

茅台价格涨与不涨,都将是酱酒发展的风向标。业界认为,茅台今年涨价的可能性不大,这与大环境有关,在全球经济环境不稳定和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下,国内经济发展主线是“稳”字当头,酱酒价值回归已成定局。

随着酱酒的发展,对经销商来说,运作市场要求更高,在强调团购的同时,渠道化进程一定要强力推进。酱酒企业招商模式也会变化,以前以粗放型进入的经销商,会进行一次不小的洗牌,择优模式将会呈现。

赵俊德表示,对非头部品牌酱香来说,糖酒会招商将会变难,品牌弱的产品在市场上动销很慢甚至滞销,酱香品牌的消费者对品牌认知度加强了,因此,独立开发条码或品牌将不是经销商的首选了,品牌弱的酱酒需要在消费重度区域做出样板市场或根据地市场。

理性消费下,火热的酱酒在降温,酱酒产业进入高品质发展的下半场,只有酿造满足人民美好需要的高品质酱酒,酱酒产业才能走上更健康的发展轨道。

酒业下半场的帷幕已经拉开,在未来发展的舞台上如何跳舞,是酱酒最后的抉择。